书店店员和图书馆员的移动距离 ◎王岫

诚品书店今年三十周年庆,我去看了他们在信义店举行的一个「未来书店展」,发现有一个有关信义店的统计数字表,颇为有趣,这些统计数字包括书店最畅销的书是龙应台的《大江大海一九四九》,光在信义店就卖了一一、三○七本;销售量最大的作者,则是东野奎吾,他的各种小说,在此共卖了二九、二三二本;二○一八年,信义店卖出去的书,长度达二六○公里,是五分之三的台湾长,高度则有八座一○一高;还有,诚品卖过最贵的书是『Murals of Tibet』,卖价九九.八万元;信义店藏书量有十万册,面积则有一、○六六坪……等等。
不过令人更感兴趣的是人的因素。统计说,信义店有店员一六○人,平均二八.五岁,男女比是三:七,算是很年轻,又有很多女性的工作场所,应该很温馨才对。
但接下来这数据会让你吓一跳,统计上说,书店店员每日移动距离八、二○○公尺,平均单日理书量一、四九六本。
大家可能会哀叫。甚幺?书店店员不是大部份都是坐着等读者询问或结帐的吗!怎会一天要走动八、二○○公尺?八.二公里哩!可以从台北走到新店了,而且也超过卫福部鼓励国人日行万步的健身标準很多了。那当书店店员,岂不很健身?或是一个很劳累的工作?这可能要看个人看待这份工作的心态而言。
但这统计应该可扭转大家以为书店店员是轻鬆行业的观念。其实,当过图馆员的我,倒不惊奇,觉得咱们部份图书馆员的移动量也很惊人。以我三十年前在国家图书馆参考室而言,其面积也颇有一个多足球场大,书架琳瑯满目,光参考室就有十万册书,而我们回答读者来馆临柜或打电话来的谘询问题,要回答,没有电脑或网路不普及的当年,必须来来回回于书架间,取用各种参考书找答案,从早到晚,行走其间,至少也是日行万步以上。如果有人问到:「国父身高多少?穿几号鞋?」……等等较刁难或困扰的问题,参考工具书没有答案的,还得远征到七楼大书库,逐本翻阅有国父生平传记的书。我还记得找一位不甚有名的美术家的生平,也是到六楼美术室翻阅一些冷门画展目录,才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讯息呢。没有google时代图书馆员,就靠着三轮车夫的脚力,在寻找资料的,不是只窝在座位或专室吹冷气的,要全馆跑透透的。再说,以期刊杂誌部门来讲,当时没有电脑数位扫描可用,读者全须填调阅单,由工读生从书库拿出来;读者还杂誌,自然也要再归架。我就看过在期刊书库帮读者调出杂誌的工读生,来来回回取书、上架,有的女生都累得哭泣起来,有的男生,还带滑板来书库滑行,以增加取杂誌之速度呢!因为期刊书库满大的,不断来回移动,一天下来,移动距离就很可观了,如果拿计步器计算,当然更会超过两万步以上吧!
所以,不要轻估了书店店员或图书馆员的工作喔!你要先锻鍊你的腿力的。※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