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店助理:热爱香港史专藏本土文学为下一代管书

书店助理:热爱香港史专藏本土文学为下一代管书 书店助理:热爱香港史专藏本土文学为下一代管书

打理一间古书店,杂务可不少:接待客人、书籍搬运、定期编写藏品目录,还要紧贴古书买卖行情。Yves聘请过好几个助理,可惜大多数人离职后都不再联络,唯独有个共事过一年的,情谊维繫至今。谈起他时Yves总是喜孜孜:「Jon很喜欢书,很健谈,是我第一个全职助理,也是很特别的一个。」

书缘早植心中 毕业投身书店

当年在书海中工作的Jon,现在依然与文字为伍,大家称他为「佬编J」。在专页「佬讯」,他点评男士时装和政治,风格啜核贴地。但私底下,他沉迷入手的不是衫裤鞋袜,而是与「潮流」二字脱伍的香港文学旧本。他的房间没有闪亮亮的衣橱,只有横横竖竖地挤满近千本书的书柜。随手捻来几本稀有藏书:黄碧云第一本小说《扬眉女子》、董桥写马克思的《在马克思的鬍鬚丛中和鬍鬚丛外》、刘以鬯于新加坡工作时在当地出版的《蕉风椰雨》和《星嘉坡故事》等,这些珍本千金难求。

受旧东主的爱书之情感染,Jon在书店工作后开始藏书,但他和古书的缘分早在中学时代开始萌芽。在尚未精通穿搭的青春期,Jon精通的是历史科,嗜好是看书。香港每年举办的古书展,他也去凑热闹,渐渐习得古书知识。转眼大学毕业,偶然看见Yves招聘助理的告示,于是即时上楼见工,二人一拍即合。

两个爱书人年纪相差四十载,却十分投契,政治时事谈个没完,Jon形容气氛热烈又针锋相对:「和他交流改变了我的价值观、审美、处事。」Yves开发了Jon的藏书瘾,但二人的藏书趣味却不太一样,Yves是出于对知识、对某主题的嚮往,Jon则是藉藏书「拥有香港的历史」:「我要confess,我不是香港文学的忠实读者,对它热爱很大部分来自我对香港历史的热爱。古人离乡别井时会带着故乡泥土,对我来说那就是书。」

例如他买过最贵、8000多元的《二世祖系列》,一套30本,是1970年代的「三毫子小说」,「当时在报纸档发售,见证了出版及文化事业兴盛及普罗化的年代」。又如着有《香港史系列》的内地南来作家叶灵凤,「是首个系统性认真书写香港历史的人」,以至勾勒时代轮廓的政治漫画,有关六七暴动和雨伞革命的书。Jon不像Yves般把书视为骨肉,「如果死了就将全部旧书拍卖」,他畅快地说:「书不是为自己而储的,是为下一代储的,我只是看管人,为下一代看管他们的书。」

延伸閱讀